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 清(hmh)

寻觅浪漫人生,实践潇洒生活

 
 
 

日志

 
 

【原创】一段激情燃烧的往事  

2017-07-05 16:37:07|  分类: 往事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国际台建台70周年征文》 

一段激情燃烧的往事

——北京亚运会现场直播的回忆 

——何满洪—— 

    进入上世纪90年代,是我国改革开放的第12个年头,也是中国提升国际声誉的关键时刻。这一年,在北京有一重大的国际性活动--第十一届亚运会,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自己的土地上举办的第一次综合性的国际体育大赛,也是亚运会诞生以来的40年间第一次由中国承办的亚洲运动会。为配合国家整体对外宣传的需要,这一年,国际台作出了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节目改革--对亚运会的重要体育赛事进行现场直播,以提高这一国际性体育赛事报道的时效性和生动性,进一步提高我台节目的可听性,整体提升国际台在国际媒体中的地位。我有幸成为这次运动会广州话现场直播的解说,顺利地完成了整个亚运会期间的报道。直到今天,回首这段往事仍然让我的心情异常激动——我们做到了,而且很成功!

    我们是如何去把控那一次运动会的现场直播的呢?说起来真的带有一点传奇色彩,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搞过这样的直播,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没有这样的经验、很难为参与直播的语言部配备相应的体育记者……一切都是从零开始。在国际台建台70周年之际,就让我这个已经退了休的国际台老记者、老播音员来说说这段激情燃烧的往事吧。

    记得那是19903月初的某一天,我被通知到华语部主任办公室开会。当我到达办公室时,早已在那里的有当时分管华语部的副台长胡耀庭、华语部主任吴正民、副主任何赐炳。我刚一坐下,老胡便开门见山地说:

    “今天这个会议,就是一个主题——第十一届亚运会。台里作出了决定,这次亚运会的报道要有所突破,确定英语、俄语、日语、朝语和广州话要进行现场直播。以前我们在体育报道方面从来没有进行过现场直播,所以说,这是一个开创性的突破。今天让小何来参加,就是想听听你对广州话直播的想法。”

    这事来得挺突然,事前没有打招呼,更不用说,之前我从来没有参加过体育运动方面的报道,要搞体育赛事的现场直播,对我来说整个就是门外汉,以至于我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是表态?确定人选?还是进行一般性的探讨?在没有弄清领导的意图之前,我想最好的还是保持沉默。

    见我不说话,老胡又说:

    “广州话进行现场直播,是台里定了的,不能改变。现在要研究的是,如何去完成这项任务。”

    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显得有点凝重起来。这时,老吴接着老胡的话笑着说:

    “我们还有时间去做准备,小何是广州话组的头,今天我们只是首次将这个问题拿回来商量。广州话组能不能做?怎么做?不能做怎么办?这是我们今天要定下来的。”

    我说:“说实在的,这样的现场直播我们的确没搞过。与以前跟地方台、外台合作在重大节日时进行的现场直播不同,体育直播没有现成的稿子。在这方面,我们的确没有经验。正如老胡刚才说的,亚运会的现场直播是一项开拓性的项目,也许对我台以后节目的发展都将产生重要的影响,我们当然很想做,但现在的确没有把握。”

    老何说话了:“这次要搞的体育现场直播与以前搞的节日联欢式的直播的确有很大区别,小何没有把握也属正常。但既然台里已经作了决定,搞现场直播势在必行,这就不是搞不搞的问题,而是怎么搞,谁来搞的问题。你看广州话有没有决心把这个任务接下来?”

    我试探性地问:“要是我们不接,会怎么样呢?”

    “那就请能够做的人来帮我们做!不管到哪里请,也得完成这个任务!”老胡毫不犹豫地斩钉截铁地回答了我的问题。“老何考虑一下,实在不行,就到广州去请这方面的专家。”

    奇怪的是,老胡说完以后,大家的目光不是看着老何,而是不约而同地集中在我的身上。沉默。我的脑海飞快地运转:“我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老吴终于打破了沉默:“小何,你就不想表个态?”

    都点名了,我只好说:“要不,我们试试?让我回去跟组里的人商量一下,谁来做,怎么做。”

    老胡紧绷的脸有了一点笑容:“就是要听你这个话。但是,你也不用回去商量了,我看,要干也是你来干这事儿。就是只能由你来唱主角。”

    这真是逼上梁山了!但是,信心来源于实力,我有这个实力去完成这个繁重的任务吗?还是稳妥一点吧,于是提出了我的要求:“这样吧,现在离亚运会开幕式还有半年的时间,你们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来补补课,三个月后你们来考核。如果你们认为考核及格,我就算将任务接下来了,再用三个月的时间准备,迎接亚运会的开幕。相反,要是你们认为考核不及格,我放弃,你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去物色担任现场直播的人选。”

    老何马上表示赞成:“这个要求合理。时间还是足够的。”

    “就那么定了。”老吴说,“这三个月的时间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我特批。”

    从此,我,一个对体育现场直播完全缺乏经验的人,开始围绕着体育比赛没日没夜地忙开了:

    ——出入图书馆、书店去收罗相关体育项目的书籍,对有关体育竞技方面的知识进行填鸭式的恶补;

    ——凡是有与现场直播项目有关的国际体育比赛,无论在国内什么地方,能去看的都一场不拉,尤其是世界女排邀请赛、足球东亚四强赛、国际女足大赛等等,不但到现场试播,还将央视的解说录下来反复播放,反复学习;

    ——只要电视上有体育比赛播出,全家人都得陪着看,没有商量的余地。有时还将电视机的声音关掉,由我当现场解说,最后由家人给评判,找出不足,不断改进;

    ……

    三个月刚刚过去,六月初,在良乡发射台举办了一次亚运会现场报道学习班,而检查现场直播的准备工作是其中一项重要内容。学习班由当时负责整个亚运会报道的副台长张振华主持。首先检查的项目,就是对现场直播解说工作的准备情况进行考核,方法是:播放20分钟的足球比赛录像,将现场同期声关掉,分别由我们这些现场直播的准解说播音员进行解说。

    当到达播放室准备接受考核时一看,我当即就傻了:英、俄、日、朝各组,都是由四到五人组成直播团队,其中由两人担任现场解说,其余的则为现场解说提供各种信息。个个组可谓兵强马壮、踌躇满志、跃跃欲试。反观我广州话组,尽管我几次试图抽出人力组成团队,但均无果而终,到没了仍然是孤家寡人只我一个,站到解说的测试现场,孤单只影,既要管前又得管后。尽管使尽浑身解数,仍然首尾不能相顾。所以,手忙脚乱的20分钟下来,已经筋疲力尽。心想,听天由命吧,我已经尽力了。

    没想到的是,这几段解说重新播放出来研究时发现,这些准解说除了技术术语欠点火候之外,个个解说得合情合理,恰到好处。学习班一致认为,考核通过了。并对各组提出要求:再利用三个月时间认真准备,各组按计划奔赴现场直播岗位,打响国际台有史以来体育盛大赛事现场直播的第一炮。

    学习班后,我的压力并没有减轻,因为我还得找一位现场直播的助理。根据现实的情况,这样的助理除语言适合之外,还必须是在体育报道方面经验丰富的媒体人士。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在广州物色到一位足球报的记者,与我一起组成了生死搭档。

    说到现场直播,现在大家都很自然地想到电视现场直播。但广播电台的现场直播与电视现场直播根本就不是一回事,最大的差别就在于:电视直播时,解说员有机会喝口水,喘喘气而不至于影响直播,甚至有时候观众还真希望解说员少说两句,因为大家可以全神贯注于电视画面;可广播电台的现场直播,解说员就没那么轻松了。因为没有画面可看,听众只能靠解说员的每一句话来想象比赛现场的情况。也就是说,听众完全依照现场直播解说员的连贯解说来在脑海里构筑出一个栩栩如生的画面,将比赛现场完整地呈现在自己的眼前。这样,现场直播解说员就得不停地将看到的现场情况说出来,传给听众。如果中间有超过10秒的空隙,就是播音差错了。因为在现场直播中,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就将打破听众脑海中的画面,使比赛现场变得支离破碎,这也就意味着直播的失败。所以,我们除了练习竞技术语,更重要的还要练反应能力,要求现场的重心在哪里,嘴巴就要说到那里,一点都不能有疏漏。

    经过了半年的时间,尤其是在亚运会开幕式前的两个多月时间里,我和我的搭档进行了无数次的切磋,除了大大提高了我在体育竞技术语方面的知识及应用之外,我们还形成了很好的默契,即以我为主以他为辅,他可以随时插话而不至于将整个直播打乱。与此同时,当时的台总编室主任曾平,也给了我很大的支持和鼓励,无论在准备工作中还是在后来的直播现场,只要能够腾得出时间,曾平都在直播现场陪伴着我们,这无疑大大增强了我的信心。

    由于做足了功课,所以,现场直播从一开始的开幕式直播就非常顺利,几乎是无可挑剔,这对我们完成整个亚运会现场直播任务是一个很大的鼓舞。但没想到的是,正是这一良好的开局,却使我肩上的担子大大地加重了。

    按照原来的计划,广州话现场直播的场次,除了开幕式、闭幕式,就只有三个重要比赛项目的决赛,总共是五个场次。但开幕式一结束,我便接到通知,广州话增加三个比赛项目决赛的现场直播。也就是说,从原来的五个场次一下子增加到八个场次,包括:开、闭幕式,女排决赛,女足决赛,羽毛球男、女团体决赛,乒乓球男、女单打决赛。任务是张振华副台长亲自给我下达的,他还问我行不行?我回答说:行。都到这个份上了,我只有“的卢跳檀溪--不行也得行”啊,硬着头皮上吧。

    由于新增加的项目原先我们都没作任何的准备,所以,只能抽空余时间进行补课,真是“边干边学”,只是今天学的就得今天用,学得太紧张、太辛苦了。

    幸好,所有参与现场直播的同志都给予我极大的支持,尤其是技术部的技术员,总是将设备在直播之前反复调试,直到没任何问题了才交我使用,没有一个场次在直播中发生过技术故障,使我一直能够专心致志地做好直播与补课的工作。

    所有广州话的现场直播都按计划完成,如此的顺利,是我没有想到的;如此的艰难更是我所始料不及的。连续起来七个多小时的羽毛球男女团体赛决赛的现场直播,事隔20年,现在仍然记忆犹新。

    这两场决赛都是在北京体育馆进行的。女子团体赛决赛从下午两点半开始。按一般的估计,五点到五点半就能够决出胜负了,这样,离七点半开始的男团决赛至少还有两个钟头,可以吃点东西,放松放松。但这个预计太乐观了。实际上女团决赛居然打了超过四个钟头,到将近七点才结束。这样,离男团决赛进场只有半小时左右的时间。熬了四个多小时已经精疲力尽的我,女团决赛一结束,就一下跑到体育馆外草坪上躺下了,只想闭目养神半小时,准备继续迎接七点半开始的男团决赛直播。

    这时,负责亚运会报道后勤保卫工作的保力给我拿来了快餐,劝我赶紧吃一点。但保力的好意却无法让我接受,因为我有一个不知从何时开始的坏毛病:播音前如果吃了东西或者喝了带甜味的液体,播音时就上痰,不停地要清喉咙。女团决赛我已经喝掉了近十瓶矿泉水,就是不敢吃东西。如果现在吃了,后面那场男团决赛的直播就难以预料了。所以,我只拿了保力手上的一瓶矿泉水,就赶紧回到直播现场。

    男团决赛却是出奇的顺利,大约在晚上十点左右就分出胜负。但这时,我已经连续地吆喝了将近七小时,疲惫异常了。现场直播结束后,还没到家,我就在车上就睡着了……

    当我结束最后一场现场直播走出体育场时,我才发现,北京到处都是彩旗飘扬,人们欢声笑语,个个喜笑颜开,像过节一样。这种景象使我深深地感到:这真是一个激情燃烧的时代!

 

(本文选登在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创建70周年汇编的《追忆----CRI,我们书写历史》201111月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